南宁盛汇得商贸有限公司

公司相册

读读欧阳修,脑子就不会轻易发热

发布日期:2022-08-16 01:49    点击次数:86

欧阳修,跟范仲淹有很多相类似的地方,不论是身世还是为人处世。

两个人换了活在现世,也必然都是喷子和键盘侠吐沫星子里的常客。毕竟,如今的喷子和键盘侠远远不如他们生活那个时代里的小人和奸佞,至少,从文化、修养各个层次相比,如今的喷子和键盘侠都属于垃圾。

当然了,从坏这个角度而言,它们都一样坏,就像粪坑里的蛆,古代也好,现实也好,不会有本质上的差别。

读王水照、崔铭《欧阳修传》,把随手记录的感慨分享一下。

图片

P s:以下墨绿色字体为原文,阅读笔记以正常字体显示。 

对欧阳修人格塑造发生深远影响的,更在于母亲的身教。郑氏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丈夫去世后,家“无一瓦之覆,一垅之植”,她带着一双儿女来到随州,在小叔欧阳晔的帮助下,勤俭持家,自力衣食,身处忧患之中,而言笑自若(《泷冈阡表》)。这种不怨天、不尤人、倔强奋发、善处逆境的精神气质,给少年欧阳修以潜移默化的熏陶,培养了他良好的心理素质,这也成为他一生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一个母亲的力量。

我要说的是,这与“为母则刚”这种陈词滥调毫无关联。

欧阳修的母亲知书达理,这才是作为欧阳修母亲所体现出来的力量。

反观现实,那些见利忘义投机钻营的父母们,小丑一样的作态,怎么可能培养出好孩子来!

心情阴郁的欧阳修不禁取出那本残破的《昌黎先生文集》。多年来,这几乎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每当心情不畅时,这六卷文稿便成了陪他排遣的朋友。

一生里有这样一本或者一部书,成为落寞时候陪伴自己的忠诚伙伴,是一件幸福又奢侈的事,是一种大幸运。

 “洛阳花”也成为欧阳修创作中反复出现的一种极具生命力的意象符号,成为他青春岁月的象征,串起荣枯顺逆,连接现在往昔。

这段文字让我想起华杉老师的“符号学原理”,这样的符号是一座城市最好的名片之一,洛阳,不仅仅只有“洛阳牡丹”这一个符号, 小学拼音表白马寺,龙门石窟,函谷关……都是这座城市的符号。

写诗虽然应该各出己意,但遣词造句仍不简单。只有做到意新语工,道前人之所未道,同时又能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才算是最高的境界。

梅尧臣这段关于写诗的真知灼见,在古诗中可以频频遇到符合这一标准的好诗。这样的古诗,也几乎全都是千古绝唱。

陈经,字子履,本姓陆,其母改嫁陈氏,因随继父姓陈,后改复本姓。故欧阳修集中时而称陈经,时而称陆经。

陈经的身世,让我想起范仲淹。

且把金尊倾美酿,休思往事成惆怅。

这也是一种逃避!

杨小姐果然是孝顺勤勉,温雅清和,虽然出身显宦之家,但丝毫不在意夫家的贫寒,公司相册她常说:“我父亲当年也常以布衣蔬食为乐。”

欧阳修的修为和思想,注定他有常人难以企及的眼光。当然,这不排除欧阳修也确实足够幸运。

国之文章,应于风化;风化厚薄,见乎文章。

范仲淹的见识即便在今天也依然有振聋发聩之效。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看时下的文章,各种谄媚、屎尿,“风化厚薄”,可见一斑!

欧阳修还与尹洙约定,到达贬所后,一定要忠于职守,勤于公务,绝不酗酒放纵,散漫度日。

这才叫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那些见利忘义落井下石的小人们,聚得再多也无非一丘之貉乌合之众而已。

欧阳修与范仲淹有太多共性。

岁晚江湖同是客,莫辞伴我更南飞。

读到此句,当浮一大白!

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

用白话来表达就是:鱼找鱼虾找虾,王八找鳖做亲家。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关键是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自己的脑子要灵光,招子要亮,否则小人君子莫辨,奸臣忠臣不分,自然就容易陷入小人奸佞们刻意设计的陷阱。

大到国家,小到企业,甚至小到家庭,都一样的道理。家长如果也同样脑子不灵光,招子不亮,自然也看不到对方和孩子身上的优点和潜质,陷入随波逐流的队伍也是很正常的事。

而文学艺术的创新,必须以遵循一定的艺术法则为前提,真实自然是文学的本质和生命,从平常与平淡中求新意才是文学创新的最高境界。

举重若轻,大道至简!做到这一点,既需要高深的修为,又要具备驾轻就熟的文字表达能力!

独倚危楼风细细,望极离愁,黯黯生天际。草色山光残照里,无人会得凭栏意。也拟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饮还无味。衣带渐宽都不悔,况伊消得人憔悴。

不了解欧阳修写这首诗时候所处的大环境和他自己的心绪,就无法准确领会诗歌中的真意。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之所以成为千古绝唱,就是因为这一句中既抒发了自己的情绪,也同时抒发了每一个有类似情绪者的情绪,内涵的具有普世意义的真情实感,自然会打动很多人!

人生虽然充满了不可预知的苦难与悲哀,但总有一些值得期待、值得珍爱的人和事推动着我们继续前行。

这话说得好。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古人今人都一样。

我欲贵子文,刻以金玉联。金可烁而销,玉可碎非坚。不若书以纸,六经皆纸传。但当书百本,传百以为千。或落于四夷,或藏在深山。待彼谤焰熄,放此光芒悬。

看到欧阳修品读石介文字之后这些感慨,越发感触到世人的浅薄自大。

自古有死,皆归无物。惟圣与贤,虽埋不殁!尤于文章,焯若星日。子之所为,后世师法!

配得上这种定论的人,古往今来能有几人?每当读到古人这些催人泪下的文字,就觉得眼前的世界越发污浊不堪。

2022年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