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盛汇得商贸有限公司

铝材镀镍

描写莲的诗词散文

发布日期:2022-08-17 22:19    点击次数:135

 

 

 

图片

  五绝.咏荷(一)

悠悠洛女身,袅雾中神。

旷世灼姿雅,亭亭不染尘。

   (二)

 彬彬水上君, 倩倩雨中颦。

淡淡清香溢, 幽幽晓理深。   

        

七律.无题(中华新韵)

莲心已老韵犹生,枯叶残枝月下倾。

幽碧涟涟惜柳影,浮萍静静恋池风。

灵犀就在淤泥内,寒玉深藏石垒中。

尽管身轻随梦去,魂灵永在世间行。

七律.夜(平水韵)

冰蟾戏水碧溪缠,淡雾良宵卧树前。

飒飒清凉深吻过,萋萋倩影绕身前。

苍穹邃远星灯隐,大地朦胧鸟语眠。

交颈鸳鸯情缱绻,残荷底下醉蓬莲。

 七绝.夜荷幽梦

清幽菡萏透香尘,万里寒烟月始临。

画梦银河舟苦渡,仙葩阆苑觅残魂。

 

图片

 七律壬辰年初夏遇新荷拾句(新韵)

恍若前缘又巧逢,依然矜雅向东风。

何年月下痴相对,此际天涯咫尺迎。

低语幽噎秋已妒,凝眸含泪叶初盈。

忧思难寄成追忆,梦境堪惜情愫生。

七绝.孤荷佛缘(中华新韵九文韵)         柳外斜阳涌暗魂,山中碧水洗风尘。

     孤荷有梦连丝寄,只向蓬莱借佛音。

      七绝.郊外望月(平水八庚韵)  

   月照清泉石上明,山中枯草乱相生。

可怜菡萏荒凉处,难寄离人半点情。

  七律.无题(平水韵)押十一尤韵)

半柱残香解梦忧,倾觞饮尽古琴愁。

 

花开彼岸孤身望,月坠天河独自泅。

 

宁作青莲蓬上老,不随慈蔓水中留。

 

素心若雪三生愿,常伴经文百善修。

 

七绝 花殇(平水韵)谁怜梦里葬花吟,菡萏魂飞劫难临。

六月清香遭毒手,阴霾何故刺冰心。

 

图片

 

依易安原韵填《双调忆王孙.秋夜月荷》

新月朦胧山水渺,风静处、荷残香少。冷云浓雾映冰魂,掩不住、清秋好。

莲子满房容已老,黄绿染、藤枝蔓草。鸳鸯梦里紧依偎,似在怨、天明早。

玉关遥.荷塘忆梦  (新韵)

瑶池碧浪新荷醒,便人间天上忆残梦。纤手尚余香,且欲言、却闻风咏。回首望,往事濛濛泪种。  花魂已老莲心映,叹孤月清风漠然性。生死岂无凭,会蓬莱、诉抛离痛。凝眸处,驾雾连天倩影。

鹧鸪天 . 咏荷

      柳外幽荷入梦怀,流光碧海月难来。亭前小酌听风奏,醉里题诗任雨裁。    将揽镜,欲登台。人间绝不染尘埃,纵然九死魂犹在,独守清池世世开。

 小重山.月下娇莲

月影幽幽拥睡莲。绿云珠玉碎,向风岚。娉婷羞涩更娇妍,滢露润,犹疑水中仙。

 欲问怕魂颤。粼粼银幕复,逐波澜。归身何处梦依然,潇湘内,永夜话缠绵。

  

图片

 秋霁·月照残荷(新韵)

 倦柳愁荷,凛冷月无情,倍感孤寂。茎陷淤泥,枝残摇曳,怜何有胜风力。沧桑几历,梦魂零落飘无迹。子夜里、烟淡雾寒,一任露来戏。    千般忆绪,恍若菱歌,百里飘香,三秋云霁。泛舟夜、莲娃钓叟。亭亭曾惹众花嫉。尽为悍夫刀劈去。月照尴尬,其心怎奈攀摘,立根之志,必发春日。

减字木兰花·月下之荷

泠泠月色,十里绿波擎姿灼。淡淡幽香,掩映如羞蓝雾妆。鸳鸯暗语,叶下依依轻带曲。脉脉蒹葭,一袖盈盈扬素纱。

隔浦莲.又梦秋荷

  阴风湿雨沉雾,憔悴池中绿。倩影犹堪觅,盈盈泪,何处诉?曾获俗世慕,谁能悟?清韵萦千目。

    今休误。幽魂冷梦,难描再次相伫。月华隐匿,暗夜掩成浓幕。难辨天涯为陌路,且住。相怜相对相顾。

 解语花.荷魂深梦

      灯寒月远,路冷人稀,郊外影飘渺。风岚悄悄。任幽情、揽梦黯然相吊。凝神惨笑。见荷处、莲心已少。正恨时、纤指冰弦,遥寄翻成恼。

      曾期心意芳草。盼百年共枕,奇缘牵绕。人间偕老。促前生、舞尽繁华春好。双花并照。却去去、朝来夕早。算此缘、撩动深肠,聚散谁知晓?

苏幕遮  夏夜寻荷  

水若寒

 

     晓风迟,明月早。菡萏幽幽,熏透清岚老。柳外柔情枝上闹。遥向江天,心事留人恼。

     暗思长,深忖好,笑靥如荷,浅问莲边草。世事无常皆浩渺,谁定乾坤,不敢轻依靠。

戚氏  晚秋祭荷(新韵十一庚)  晚秋晴,淡云浮动卷萍踪。菡萏凄然,芰茎老叶懒随风。无蓬,已残容,斜阳独立染残红。愁人不解霓彩,枉费西界锦霞生。寒意侵透,温柔正冷,似闻雁语悲鸣。怕千山寄遍,皆化虚幻,心事难成。       池畔触景纷呈。重温旧韵,典雅隐诗中。幽香断,月华若水,哽咽谁听。借朦胧。雾色重洗,茫茫墨境,暗恨长萦。痛谙过往,悴了眉峰,缱绻痴味分明。        荏苒年华去,徘徊未尽,一任飘零。许下年年岁岁,愿朝朝暮暮再相拥。那堪念忆飞花,易安若在,多少词旁证。问世间、谁把相思种?问苍天、谁会答应?问本源、何故追行?问斯人、却恁是无情。漫思遥祭,莲心当握,以此为凭!              雨中花慢 . 闻琴思莲雾绕云缠,绵绵雨意,飘无虚远清莲。忆高山流水,峡谷成渊。纵扫浊洪荡荡,横裁清浅潺湲。更凝心闭目,蔼然心醉,逸兴身闲。且闻犹厌,滴滴深沉,化为缕缕尘烟。念只念、疏柔草蔓,碧态慵牵。寻遍离骚独瘦,探知周老孤篇。琴音戛止,蒙蒙泪幕,酷夏侵寒。 满庭芳 咏荷(中华新韵)

水若寒(2017.6.5)

 

浊水金盘,青蕸菡萏,薏间痴蕴纯情。

幽幽珠泪,最早寄《诗经》。

追古思源皆好,前缘许、如是长行。

如来意,不着世法,犹若月澄明。

清清,柔妙处,瑶池风远,且越几重。

纵处污垢池, 春晚魔术不染莲宫。

哪怕冥河抛弃,五百子、依旧忠诚。

心常洗,素琴常伴,何处觅其踪。

 

图片

 我是佛前一朵莲

我是佛前一朵莲沐浴清幽梵音静静的微绽在佛前

我是佛前一朵莲

红尘生死好似与我无关

却会观望忘忧河畔奈何桥前

我是佛前一朵莲常常会看到人间的哀酸离欢

奈何桥没喝孟婆前的誓言

我问佛,这是为什么

佛爱怜的说:这是轮回

生命中的一次次体验

佛语深奥

我难懂其中的玄

我依然静静的守在佛前

突然有一天一颗透明的水

滴落在我的花瓣

隐隐的温馨盈余在心间

 

我不明白这种感觉

佛爱怜看着我

低低的说:“这就是缘”

缘?我一时不能不明白

佛告诉我那是雾的前身

曾经吻抱过我

我是佛前一朵莲,并没有一滴水的到来而改变

依然静静的看着人间。

一天又一天,人间一次次的轮回,演绎着前世的悲欢。

那滴水逐渐融入我的四周

成了一汪碧塘

我在深塘里绽放的更加美丽

 

我是佛前一朵莲

又这样过了几百年

我的心却有隐隐的思念

 

2011摄于舟溪

 

我向佛诉说

佛说是孽缘我不懂,很想去人间

我要离开,佛并没埋怨

依然爱怜的抚摸着我

轻轻地说:想好了么?

 

其实我心里不清楚

佛又轻声说:“注定的劫难谁也逃不过

不会让你喝忘忧河的水”

 

佛说

让我保存前世的记忆

有一天他会接我回去

佛握我在掌心

吹一口气,送我到红尘

我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我的娘教我诗词文赋

我的爹叫我人情事理

在学堂里听先生的之乎之也

 

我学会人间的许多礼仪

却总爱躲在一个角落静静地学习

我特别爱去村口柳林下的荷塘

 

那里好似有我的前世

我依稀仿佛我临行时的佛语

不让我沾染尘俗的污秽与媚俗

 

记得娘生我的那天

荷香萦怀

爹就给我起名叫莲儿

 

我出生一年多

尼姑庵却来了一位道姑

要收为我作徒儿

 

当时我才呀呀学语

但是我心里明白

我是佛前一朵莲儿

 

我从小喜欢白色

喜欢佛前那淡淡的幽香

我喜欢听清音悠扬的梵唱

 

我学会娘教我做的女红

尤其喜欢古筝的氤氲

更喜欢画洁白的莲儿

 

我特别喜欢水

喜欢那涟漪的微波

喜欢那平静如镜的心跳

我常常想起忘忧河、奈何桥

还有那为爱化为彼岸花的曼珠沙华

还有爱怜我的佛

 

我常常一个人在村外的荷塘边

沐浴清风,抚摸幽竹,仰望明月看那一朵朵开得不娇不艳的莲子

我喜欢塘下的水

喜欢光着脚丫在里面洗濯

我想寻找一个前世

我的张望无须道白

池塘的水总是低低的与我私语

他就是佛前莲身边的水

 

他在等到一个承诺

一段缘分

我心里明白了

 

那天我裙裾飘飘一袭纯白

犹如在佛前的莲

一头乌黑的头发挡着娇羞的脸

 

那年我18岁

娘说女大不由人

爹说她自己心里有数

 

我看到他的时候

手中的书本不知何事滑落

那个似曾相知的翩翩少年就是水么

我蓦然的艳红

惊落一池莲花

他牵着我的手

 

…………

 

我是佛前一朵莲

我在红尘中的历练

才知道佛的心愿

 

我们回到佛前

佛依然爱怜的收我为佛前的莲

而他依然化为水,清澈在我的周围

  

图片

 我愿为莲

 我愿为莲,在春雷的乍然问候里苏醒

在料峭的东风里打着呵欠伸着懒腰探出头来

我独居在半亩方塘的圣地

悄悄亭亭在悠悠的水里

我无忧无虑

我无烦无恼

我扎根淤泥三分,亲水三分,还有三分留给行人

我不闻世事繁华,更不会借外生出枝蔓

我静守一池涟漪

与徐徐的清风为友

与晶莹剔透的露珠为邻

与青青的浮萍相近

只求心无尘埃影无缺憾

月下舒展,水中映天

只为五百年前许下的誓言

 

我愿为莲

在夏日的幽香里淡泊成一首婉约的古典

在粉白玉砌的纯情里静观世事变幻

在窈窕的心径上氤氲出唐诗宋词的韵致

等待月的温柔等待星辰偎在我的怀中

我愿为莲

盛开在妩媚而多情的夏天

悄然而来

尽情释放内心的柔软

为一个个跳动的音符

驻留在我的心田

一滴滴的情愫

澄澈的能装下晴朗的蓝天

闪亮的能承载火辣辣的烈焰

微风中飘逸的舞姿如仙女下凡

 

我愿为莲

在笑靥如花的人群里我还是一朵静静挺立的莲

面对文人墨客的赞许我依然默然

说我矜持也好说我孤高也罢

我就是我,出于污泥而不染

即使秋风秋霜秋雨来临

我也不会心生埋怨

这一切本是自然之循环

枯萎并不代表我生命的结束

憔悴那只是我的另一种装扮

弯下的腰褪了色的衣正是我心的释然

即使一年一次心碎的守候也坦然

不知何年留下的诗句

还在我的耳旁回荡

留得残荷听雨声的曼妙至今新鲜

笑靥虽已过去

不变的情怀何止千年万年

 

我愿为莲

在冬日的孕育里深藏污泥

一颗心却有灵犀相牵

是谁携着古琴依湖而居

是谁划着小舟涉水而寻

等待一个时刻

等待那个不变的身姿

奏一曲高山流水知音难遇

和一曲孤凤求凰效那司马相如

我愿为莲

生生世世

等待那个熟悉的身影

等待那个如山的诺言兑现

 

 

 

图片

 

浅秋深处

来自某种问候

倦怠在一枚微黄的秋叶里

抑郁在动荡的浅风中

不知所措

 

余下的故事

漫长而短暂

萦绕在谁的心域

 

着一袭落寞的衣袂

行走在夕阳下的荷花埂上

一任纠结的心事

次第开放在荷的心房

 

拉长的身影

与荷互溶

触及肌肤的绿

开始憔悴

是否可以掬一滴清碧

滑落在荷叶的心上

让橘黄的柔色

映透过往

 

采撷一缕花瓣

却无法倾诉散落的情愫

饱满的莲子

来自水域丝丝相连的灵犀

是否猜透

 

挽不住一缕风的温柔

留不住一片云的飘逸

一任秋的沉郁

枯萎在无法化解的

凄风冷雨衰草虫鸣里

 

不为过去的追忆不为现在的消沉

会不会在以后的日子里

同样上演如此凄美的画卷

画卷里的我

困了

如浅秋的荷

 

图片

 爱莲说里说爱莲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多之之多,唯独有人用独特的笔墨勾勒出莲之形、莲之态、莲之韵、莲之精魂、莲之人文。

    莲在很多人都知道出淤泥而不染,濯青涟而不妖,而在我的心里却是极为圣洁且有精魄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女子。她来自仙国,落于凡间,依然保持着那颗至善至美的纯情不染尘埃的高格。即使深处浊流依然是香远益清,亭亭净值,不蔓不枝地保持特有的神姿,谁也无法改变,何况你从没有想过改变自己,从你骨子里流露出的那股雅洁有人敬你也有人远你,你处之泰然静若处子,沐浴月之精华、雨露之沁润,越发令人巧目盼兮,心生怯意不敢轻易去触摸你那纤细而敏感的神经。

    是的,你的中通外直的特性造就了你生命的特征,碧绿如盖的叶子是你身心灵犀相通跳动的脉搏,身上的经络处处连在一起,不能泄露你一点点的秘密,如果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不耻之徒试图袭击你的叶脉,甚至茎干,你就会发出无声的哭泣,你的心在一阵阵抽搐,你很疼是么?那是人类的无知所致,你能原谅他们的无知与愚昧么?他们竟然不知你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一旦执意而为,后果就是他们再也看你到你仙子般的神姿在夏日的池塘里令人赏心悦目。

 

     自古迄今爱菊者有之,但陶后有几位真正的隐人高士,甘愿静守荒野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清贫而自足的日子。好像没有,即使有也是偶热心头一个闪念,随即又在滚滚洪流的尘世里获得一官半职或名利双收,此也不为过也。出世入世在人心之悟性,更在人性心灵的追求,注重现实的人当然对肉体的安逸享受超出虚无的精神境界,还有一种人鱼和熊掌兼而有之,不脱离红尘烟火,却追求世外田园乐趣,其乐无穷,丰富人生!

     自李唐来世间人不都在追求富贵享乐么?不然怎会那么喜欢牡丹的雍容华贵呢?不管世人何种追求,自有其品位与道理,何必过问何必干预!莲乃君子之形谁人不想效仿呢?但千万别搞得东施效颦弄巧成拙贻笑大方了。

    骨子里的精髓非模仿那么简单,蕴涵在内部的韵味在举手投足中足以道出是与非来,并不需要矫揉造作装腔作势而浪得虚名,遭人笑柄。

    有关莲的梦呓我写的很多很多,今日索图意会,夏日舟溪临荷而醉的女子突然心血来潮,涂鸦心灵文字,以解莲之情结。然秋风乍起,心里兼有隐隐作痛之感,深知为莲之收获之节,却为那些“留得残荷听雨声”的憔悴生发出些许叹息,但又能若何?生命本如此而已!

  

图片

生命中的莲

    莲花给我的最初印象大概是在六七岁左右,邻家婶婶院外有一块方塘,偶尔的一次经过,远远闻到一股幽香,竟无意看到一池碧绿的荷叶间夹杂着许许多多粉红色的荷花,开的,半开的,煞是好看。不时有蜻蜓飞过,有的索性张开翅膀把头深深埋在花苞里,想起妈妈刚教我的诗句:“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高兴。

    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荷花出神,在清凉的风中她们好像美丽的仙子下凡,在王母娘娘的瑶池里刚刚洗梳出来,瞧,上面还有水珠儿滚动呢。可能是处于孩提时的好奇与冲动,在靠自己最近的地方摘下一朵半开半包的荷花,说真的,长着么大,还是第一次摘到如此漂亮的荷花呢,以前都是在图画书上看到的。

    正当我兴奋地举起荷花准备拿回家给妈妈看时,却看到婶婶走来,连忙把花藏在身后。婶婶只是微微地笑着说:“好看吧,可是摘下来花瓣就会焉的,别人也看不到了,泥里的藕不会长大,铝材镀镍就吃不上莲菜了。”说完摸着我的小脑袋,看着我一双疑惑的眼睛里透着半信半疑的表情,又拍拍我的肩膀,“回家去吧!”

    母亲看到我手里的荷花,也有些惊奇,竟脱口朗诵起古文来:什么“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听着母亲的诗文,似懂非懂,缠着非要问个清楚,母亲一边擀着面条,一边细心地讲起故事来:“莲花是在淤泥中长出来的,他们的叶子经清水洗过后却能长得碧绿青圆,一根荷杆笔直笔直的,开出的荷花不仅清香,还非常好看,不像牡丹花那样妖艳,也不像其他花开的枝枝叉叉的,招来蜂呀蝶呀的嗡嗡叫。而荷花呢,静静在立在水中,清新碧绿幽静,像个仙女,就像我家的小丫头,娇柔可爱,可是谁一惹她呀,小嘴巴就会撅起来的。所以呀这荷花非常小气,只准我们用眼睛看,不能随便摘掉花朵,要不就长不出莲子,我们就喝不到清热解毒的莲子羹了。”

    也许母亲的一席话还不能让一个儿六七岁的小姑娘完全明白莲的用途与内在的气质,但已经意识到我做错了一件事情,不该采下莲花,让它失去生命,失去结莲子的机会,为此也曾难过很久。

到了初中时学到周敦颐的《爱莲说》才明白莲有“出污泥而不染”的品质,主要是通知道了莲在一些名人雅士心中有着深刻的寓意与内涵,不慕名利、洁身自好的生活态度。使我对莲的认识更进了一步,而对莲的感情也日益剧增,曾幻想自己的生命假如是一朵莲的再现……

    也许在几千年的轮回里,一个生命在春雨的呼唤中悄悄膨胀萌芽,在初夏的深情期盼中娇羞地露出柔粉的面颊,淡淡地释放着特有的幽香,似一位多情多梦的少女,亭亭玉立,花瓣中弥漫着朦胧着谁也猜不透的懵懂心事。那繁星初现的夜,伴着此起彼伏的夜曲,数着头顶怎么数也数不清的眼睛,一种惬意总会不由自主地袭上心头,一抹不经意的嫣红在夜幕的羞涩下隐隐涨退,一个少女的梦幻里多了莲的影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学校的变迁,也学到朱自清笔下“田田的荷叶,美如舞女的裙;荷花零星点缀,姿态万千,如星星熠熠,似明珠乳白;微风送清香,叶动花颤,流水脉脉含情。”的细腻而动感倾情描摹,对莲的敬慕不知增添了几多遐思。

    总会在每天下午或者星期天里,带上一本喜欢的书籍,不由自主地走到城边绿树环绕下的幽静之地,面对一池池盛开的荷花发呆,一任律动的脉搏在清风的吟奏下张开绿裙翩翩起舞,那滚来滚去的水珠似调皮的精灵,演绎着一场场有惊无险的舞姿。那簇拥而动的竹叶在如此圣洁的境界里凭增几缕诗情,也触动了我写作的热情,在日记里记载下这块陪伴我生命的所在,也使我释放与宣泄烦恼的最好见证。我会对着青竹的伴奏,吟哦熟悉的诗句,或毫无顾忌地放声狂叫,排遣对生活对学习的压力与苦闷,把自己置身在如此特定的空间里,独享一份寂寞,让心灵透气,到处充满着清新的气息,这一切呵!都离不开莲的影子。

    可是有一段我却一度失去莲的安抚,尽管在途径的城市及大学里偶尔瞥见莲的影子,但是学业的沉重无法容我顾忌钟爱的莲,即使有心驻足,也终因心中的郁结无法释然,对莲的一丝眷恋只有深深地埋在心底,不曾表白,也不曾忘却,只有独守一份心灵的落寞,生怕无意触痛莲的心事,更怕伤及自身,所以一直默默地远离莲的幽香,莲的愁绪,莲的那一抹特有的神韵。

    莲,开在我的梦里不知多少次,她那清纯、无邪的美,始终无法从心底抹去。却轻易不敢采撷,终于在南方的一池碧水中发现一株可爱的莲,连着自己的心,在蓄意已久的精气中犹如超凡脱俗的仙子,走进我的视线。也许今生注定我就是那朵莲的化身,从北方移植而来的莲,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依然开得饱满硕大,如此娇羞。虽然有些不愿招摇,悄悄躲在万绿丛中的一角,也遮挡不住有心人深刻的目光,即使脉脉无声、心如止水。那不愿移动的目光呵,收买了你的喜怒哀乐,同样你也得到他裸露的心迹,只有耐心地聆听,毫无怨言。即使他偶尔大发雷霆,苦闷彷徨,或者做错了事情后痛哭流涕,你都会以一颗宽容的心接纳他孩子般的心事,容纳他豪情万丈的壮志,也同样容忍他对生活中的烦恼对某些问题的无奈。难能可贵的是你竟然同样聆听到一种回馈的声音,那种润物细无声的灵犀一点的默契,你终于明白了莲在水下的藕切开后有很多空的原因,原来他们的心早就是相通的缘故。

    呵!莲!我生命中的莲,莲生命中的你!在无声无息的流逝中,转眼已是中年的我,也许再也不会做着少女般的憧憬,但对莲的爱却愈来愈浓,不管是在路旁、郊区、旅途、公园、学校、下乡采风等地方,一看到有莲的影子就会一种莫名的冲动与热情,那久违的、尘封的、突如其来的,有冲过去拥抱的悸动,一腔倾诉的告白会毫无保留地宣泄。那种爱,那种情,那种犹如看到情人般的激情,无法诠释,更难以用贫乏的语言解释清楚。

    莲,生命的情结,情愫的依托。眼前蓦地出现碧荷千顷,朗月渐渐升起,洒下一片银辉,风儿更加的清爽幽香,一对误入藕花深处的璧人,互相搀扶着上岸,却惊起一群鸥鹭一时找不到栖息的地方。他们是谁?一首小小的《如梦令》竟引起来后人的无限遐思与感慨,也流露出作者内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如果有一天我们可以嘛,携着莲的清香,注入新鲜的血液,让莲的生命在我们的生命中延续。在“茅檐低下,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除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中寻找我们的影子,在大自然的隐逸中感悟莲对生命的诠释!

  

图片

莲心禅韵

 

    花雨漫天的空气中散发着一股特有的、淡淡的檀香味,氤氲中若一缕青烟、若一团化不去的晓雾,在轻风中如无根的云,随意姿撒,冉冉升腾!好似心中那若隐若现的梦在飞跃一定高度后抵达一个叫静的国度。

    无需过多的犹豫与考虑,只要把一颗心安静在菩提树下,释放出多余的狂喜、沮丧、空虚及欲望,让悲伤和抑郁、挫折与伤害悄悄地从心底的褶皱的沟壑中彻底的赶将出来,最好买来一瓶不要过期的杀毒药品扫除干净,使心灵的负荷得以减轻,让以往的遗恨与抱怨适当的咀嚼回味后,是否发现里面隐藏着一个吃不到葡萄反言葡萄酸的故事。

    佛说空是美的,抛弃财富、金钱和权利,解放身心,回到自然中来,享受阳光雨露的无私关爱,但是往往我们想跟佛走的时候,总有一个声音在牵绊着脚步,一时回头,一不小心就陷在世俗的粪坑里,挣扎的厉害,陷的却越深。

    眼前那一朵妖艳的花,试图用尽力气采摘,却因布满周身的刺,无法下手,本想就此罢了,任它自生自灭,随季节的更替而轮回吧!然而一个恶念却布满了脑子,一个我不能得到,谁也别想占有的意念突生,不如用刀或棍棒毁掉它,出一口恶气,如果佛说:如果下辈子你是那朵花呢?

    其实,放下是一种美丽,也是一种机会,给自己的生命一次再生的机会。面对一座山,我们如何攀援到山顶,沿途的风景及奇珍异宝如何能归为己有?一位师傅为了考验自己的弟子,允许弟子看到喜欢的就放在自己事先准备的口袋里,弟子得到师傅的准许后,只要看到喜欢的就一概而收。就这样还没走多久,口袋已经沉甸甸的了,跟在师傅后面气喘吁吁的,而师傅却言山顶还会有更精致的宝物等待着,怎么办呢?放下眼前的,还是就此下山?

    如果我们是那个弟子,也许会分析师傅话语的用意,沿途的宝物很多,但并不是属于我们一个人的、再美的宝物只能供人欣赏,与其累的背不动,不如舍弃一些留给后来之人,何乐而不为呢?可是那个弟子看到如此多而精巧的宝物却不愿放下,也不想继续往上攀登。

    此刻师傅看出弟子的意图,一根拐杖敲在腿上,丢下一切,跟我走!弟子不敢违背师傅的话,只好怀着抱怨同师傅一起行走在不同的高度与不同的风物中,境界豁然,入履平原,此刻才感到神清气爽、轻松异常,包括身心都是那样的惬意与清新。此刻终于明白一座大山并不是最大的障碍,心里的大山才是最难攀援的,一旦消化溶解了那座高山,眼前的高山就是最美的平原了。

    一朵花瓣终于飘落在弟子的身上,闭着眼睛,并没有被花的幽香而打动,由于似花雨般的莲花已经洒满在静心的周围,一种境界的即将诞生。

    然而师傅故意迎来的一拐杖,激怒了一个即将入道的弟子,睁开恼怒的眼睛,请问这种恼怒何处来,何处去?一个感觉一切的都是空的人会被一拐杖激怒吗?有人曾说静心的整个艺术过程就是:如果离开你外在的人格而进入到中心,不要成为一个人。只要存在不要成为一个人就是静心的整个艺术,就是内在狂喜的整个艺术。

    记得佛书上有一句话:去海边,有无数的波浪涌动,但是在它的深处,海洋是平静的。处于很深的静心之中,动荡来自表面,和外界相会而产生的变动,否则在它本身,一直都是保持一致的。甚至连一个微波都没有,一点改变也没有。其实我们人也一样,表面上我们接触外界的人,就会产生出动荡、焦虑、愤怒、抽搐、贪婪,甚至色欲。

    但在内心深处,我们都不愿意和这些词汇有亲密的接触,极力想屏弃它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愿意别人的搅扰与介入。但仅仅如此就可以了吗?生活在一个万花筒的世界里,不管你躲在哪个角落,都需要沟通与理解,回避并不是佛家的唯一出路,只要我们擦亮蒙尘的眼睛,把心归于宁静,把一切压抑与愤怒放在沸水中消毒,把即将爆发的内部赃物适当地呕吐,净化成慈悲与怜悯,蜕变成神圣的莲心,治愈一种叫做无法驾驭的心海,钻进去,走出来,后才知道云水的空灵与清明、禅韵的舒畅与悠扬!

  

图片

莲心若梦

     

     从沧海到桑田,从桑田而成为沙漠一片,沉睡千年的莲呵!是否愿意再为那个守候千年的梦画上一个完美的清清荷缘?

    一缕积蓄了千年的春韵,吹开岁月的尘封,那颗不竭不死的古莲子,在缘起缘灭的轮回中始终以不变的姿态观望着,她在等待,等待那个梦,那个足以让她冲破重重阻碍,拼却千年的困惑,在谁的一滴泪中萌动?

     哦,那个身影,那个飘逸的、素白如练的,眼睛如深潭的、坚定如铁的人哦!从蒹葭苍苍的白露中邂逅亭亭玉立的美丽、从与世隔绝的幽谷里追寻那个刻骨铭心、无法遗忘的以身相许。

    若隐若无的、若即若离的追随,终于打动了已有千年的宁静,佛前修炼的莲哦,再也无法拒绝为她默守经卷、独对青灯,千万次轮回中始终与她不合不离,用他的心、用他的血、用他千年轮回中积蓄的爱滋润着、温暖着一颗不愿轻易苏醒的莲心。只为那个江南雨季,油布伞下轻盈的倩影,一个无意间的回眸?

    一次偶尔的邂逅,而无法释怀的故事?或者就有一段刻骨的记忆,竟需要千年的轮回才能换取今生的执手无语?

    哦,就是为了那个缥缈的爱么,他们竟然如此痴迷的痴守着,痴守着那个在轮回中不变的誓言。一颗沉睡千年的莲哦,为了那份爱,从此不愿轮回。她怕、她怕在轮回的荷园中迷失在一次次渴慕的眼神中,更怕那个给她千年承诺的语言会因记忆的更替而模糊红尘中的往事。她只好选择沉睡,在他的厮守下,在他一次次的轮回中,在他一次次地的等待中,在他一次次的呼唤中,在他一次次的泪水与精血中,她终于醒了,在一滴凝固了多少痴情的血泪中,浇开一朵千年的荷缘。

   凝视的美丽在一次次的呢喃中化为清风一缕,在古老记忆中再一次唤回红尘的那一次回眸,在千年的痴望中、在千万次的蜕变剧疼中、在天荒地老、日升星坠中、在电光雷鸣中、在天崩地裂中,那一抹深情的印痕竟然渗入骨血,他们怎能忘却等待千年的盟约?

    千年不变的相思啊!谁为谁忧愁着、一任变迁的岁月凝结成骨子里的矜持?

    而千年滋生的柔情啊!倾泻在如饥似渴的眼神中,一任那储藏千年的爱恋在月光下温柔如初!

    欲说还休的涟漪、欲罢难耐的情愫、欲含怕溶的怜惜,都如那温润多情的、婉约精妙的唐诗宋韵,那样的婀娜多姿,那样的熠熠生辉,永远清晰而高贵的铭刻在灵魂深处,谁也无法割舍,谁也无法抢夺。

    其实她非常清楚,那傲岸的身躯与那坚如铁石的意志,纵使经历了千年的风霜雪雨也不会轻易改变内心深藏的选取。懂么,还需要说么!

    会心的笑,眼睛与眼睛、鼻子与鼻子、心灵与心灵、灵魂与灵魂,谁能把他们彻底分清楚?哪个是你,哪个是她?默契的感觉,谁能描述的清楚,只有灵犀相通的才会珍惜那份美丽。他们平静如水,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嗔怨与叹息。

    甜蜜的相守、温馨的回忆都会在春花秋月的更替中变得落寞伤感。他们真的再怕短暂的相聚后就是永久的分离,他们再也不会傻傻地再来一个千年的约定,他们怕残荷滴雨的深夜,怕绿洲成为沙漠的变迁,所以他们在佛前恩求,愿化为一对蝶儿,在春天的百花园中双双对对、蝶舞翩翩永远相伴。

    即使在一千次的破茧而出的轮回中,也会把生生世世相爱的誓言复制在灵魂的记忆中,永久地、清晰地、保存在始终不能变异的飞行中。

    不管在前世或者在来生,翩翩飞舞,相濡以沫,迎接生生世世的风雨的洗礼!

    莲心若梦,若梦的莲心很苦,但终究有一天当你捧着晶莹剔透洁白如雪的莲心时,你会有种莫名的心跳与激动,一股熟悉的气息会弥漫你的心海,知道么?莲正静静地躺在你的手心里……

                          

图片

     作者简介:周晔,笔名水若寒,若水居士,生于71年,出生地河南,现居于贵州。中华诗词文化传承人。现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黔东南州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黔东南州书法协会会员。